金钱蛙的养殖视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天哲案例>>天哲案例

廈門特區錦江貿易公司訴前申請對天津遠洋運輸公司倒簽提單予以證據保全案

日期:2017-11-21    【尺寸:  
       申請人:廈門特區錦江貿易公司。地址:廈門市湖里悅華路1號。
      被申請人:天津遠洋運輸公司。地址:天津市塘沽浙江路33號。
     1992年8月,申請人與德國五礦貿易公司簽訂了一份進口2000噸鋁錠的合同。合同約定起運港為巴西伊塔基港,裝船期為1992年8月。該批貨物由天津遠洋運輸公司所屬“大豐”輪承運。“大豐”輪在巴西伊塔基港共裝載了萬噸鋁錠,分別屬于我國三個港口交貨的近20家貨主。1992年11月27日,“大豐”輪駛抵廈門東渡碼頭。申請人經審查其所屬的兩票貨物提單上的裝船日期,均為8月30日,均于9月8日裝完,認為“大豐”輪船期過長,懷疑“大豐”輪在巴西裝貨港倒簽了提單。申請人經上船了解,雖掌握了一些證據材料,但很難確認倒簽提單的事實。由于貨物遲到,給申請人如約履行國內貿易合同產生了極為不利的后果,因此會承擔巨大的經濟損失。申請人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遂于1992年12月2日向廈門海事法院申請證據保全,要求對“大豐”輪倒簽提單的行為予以確認;同時,申請人還向廈門海事法院提供了一萬元人民幣的擔保,保證如因申請錯誤給被申請人造成損失時承擔賠償責任。
【審查與執行】
        接到申請后,認為案情緊急,經審查申請所提供的有關證據后,認為基本事實清楚,申請人懷疑“大豐”輪倒簽提單有一定依據,于同日立案受理。
立案受理的當日,廈門海事法院即以申請人的證據保全申請合法為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財產保全的規定,比照該法第七十四條的規定,裁定:一、準許申請人關于訴前證據保全的申請;二、被申請人所屬“大豐”輪應向本院提供該輪1992年8月27日至9月10日的航海日■及相關理貨單據等;三、被申請人所屬“大豐”輪船長、大副應如實回答本院的詢問。裁定還要求申請人應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法院起訴,逾期不起訴,本院則取消對上述有關證據的保全措施。該裁定書最后還注明:本裁定下達后立即執行,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向本院申請復議一次。復議期間不停止裁定的執行。裁定書于同日送達給“大豐”輪船長。
       裁定書送達后,本案審判人員即開始調查取證。由于“大豐”輪在巴西伊塔基港裝載的萬噸貨物均為鋁錠,裝載時港方又未向船方提供實載圖,這萬噸鋁錠又分屬國內三個港口交貨的近20家貨主,故船長、大副及有關工作人員無法準確提供有關申請人所屬兩票貨物裝船時間的情況。面對這種情況,審判人員又要求船長、大副提供了航海日■、工班表、裝艙記錄、事實記錄及相關的理貨單據。經審查航海日■和裝艙記錄,只能看出每艙貨物裝艙時間,無法判明申請人所屬兩票貨物所在艙位及裝艙時間。后根據貨物的產地,嘜頭上刷的顏色及貨物到達港等因素綜合分析判斷,確認申請人所屬的兩票貨物分裝在三艙底部、二層及四艙底部。為進一步確認該兩票貨的裝船時間,需根據貨物每日裝艙的吊裝速度推算。經審查工班表、航海日■、倉容等材料,推算出了吊裝速度,從而確定了申請人的兩票貨物的實際裝船時間一票為8月30日,另一票為8月31日,而兩票貨物的提單上填寫的裝船日期均為8月30日,從而認定其中一票貨物提單屬倒簽提單。對此結論,船長、大副均無異議,在確認倒簽提單的調查筆錄上簽了字。至此,申請人所申請保全的證據依法得到確認和固定。
【評析】
       倒簽提單是海上貨物運輸合同關系中,承運人所采取的一種不正當行為。它是指提單的簽發日期早于貨物裝船完畢日期的一種提單。倒簽提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貨物裝船完畢的日期已經或者可能超過信用證規定的裝船期限,為使裝船日期符合信用證的規定以便結匯,承運人應托運人之請求,在提單上倒填裝船日期。由于提單簽發的日期應視為裝船完畢日期的舉證資料,若超過期限,則視為違約,買方可以索賠,因此,承運人須承擔由倒簽提單行為而引起的一切風險。這說明買方若能舉證證明承運人的倒簽提單行為,對其是有切身利益的。但是,倒簽提單的行為是一種隱蔽的行為,是托運人和承運人為其共同利益合謀所為的一種行為,加之買方不在裝船現場,因此,買方如懷疑承運人簽發的提單可能是倒簽提單,就要想方設法證明提單上簽署的裝船日期和實際裝船日期不一致。而為證明此不一致,就需要獲得船方所持有的有關資料、船上人員的言詞證明以及了解船上的實際裝載情況,這些如不及時獲取和固定,待客觀原始狀況改變后,待證事實將無法證明。所以,在這些證據材料是提起訴訟的必需的證明材料的情況下,當事人在訴前申請法院予以證據保全,就是十分必要的,法院于訴前受理當事人的訴前證據保全申請,當具有必然的法律保護之功能。
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的規定,“在證據可能滅失或者以后難以取得的情況下,訴訟參加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保全證據,人民法院也可以主動采取保全措施。”似只規定了訴訟中的證據保全問題,而沒有規定訴前可以申請證據保全的問題。法院受理當事人的訴前證據保全申請似缺乏法律根據。
       在我們看來,我國民事訴訟法既然承認證據保全制度,即為認可證據保全制度在訴訟程序制度中之必要。而證據保全制度在民事訴訟程序制度中之所以有必要,是為如不運用國家強制力對證據采取固定和保護措施,則不能實現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目的,這是與法院的審判職能不符的。又根據證據保全制度應有之意,它是包括訴訟中的證據保全和訴前的證據保全這兩個方面的內容的。故人民法院受理當事人的訴前的證據保全申請,是于民事訴訟法的任務不相違背的。同時,民事訴訟法立法時,缺乏這方面的審判實踐經驗作依據,故立法上未明確規定訴前證據保全問題是不奇怪的。根據我國立法以實踐經驗為依據的特點,人民法院對于實踐中遇到的實際情況,并根據證據保全制度應有之意,受理訴前證據保全申請案件,是一種積極的探索,于立法、于當事人、于法院均是有利。
       當然,訴前證據保全和訴訟中的證據保全在程序上有許多不同之處。如訴前證據保全就有一個向那個法院申請,或者說那個法院可以受理申請;又訴前證據保全的目的是為了訴訟的需要,故有一個限定申請人在一定期限內起訴的問題;再如申請人申請時要不要提供擔保,等等,都是需要研究和明確規定的。由于訴前證據保全和訴前財產保全在程序上有許多相同之處,故民事訴訟法上關于訴前財產保全的一些規定,可作處理訴前證據保全案件參照。




                                 摘自《人民法院案例選》
?
金钱蛙的养殖视频